这个不会说话的男人,早就该红了

作者:澳门唯一金莎娱乐

Sir知道,今天最火的《寻龙诀》和《万万没想到》。

但Sir还是想再安利一遍《师父》。

片子说过了,这次,说说Sir一直以来狠中意的一个演员。

这个不会说话的男人,早就该红了。廖凡。

必须得说,自去年年初,他成为首位中国柏林影帝。

对许多默默关注他的人来说,有出了“一口恶气”的快感。

颁奖礼上,他从梁朝伟手里接过银熊奖杯。

梁朝伟跟他说:“终于有一部好的华人电影,可以拿出来给观众看了。”

廖凡早该红了。

为什么没——

或许得归因于“吃亏”的长相。

不好看,还显老。

这个不会说话的男人,早就该红了。他第一次有片酬的演出,是1995年滕文骥导演的《北京深秋的故事》。

演一个三十出头的秃头司机。

那会他其实才21。

导演赵宝刚说他:“他们是花旦、小生,你是小花脸。”

说白了,就是只能演绿叶。

跟他合作过两次的导演刘奋斗说,无论廖凡怎么折腾自己,气质还是超出国人审美范畴。

就是长着一张文艺片的脸。

这个不会说话的男人,早就该红了。这张气质清奇、不太起眼的面孔,让他错失了不少大红大紫的机会。

1998年,从上戏毕业不久的他,参演《将爱情进行到底》。

这部“中国内地第一部青春偶像剧”当时风靡全国。

徐静蕾、李亚鹏、王学兵都红了。

唯独廖凡饰演的书呆子“雨森”,早早在一场为情而死的戏后退出。

后来2000年的《像雾像雨又像风》,他跟周迅、陈坤、陆毅合作。

淹没在一大群俊男靓女之间。

这个不会说话的男人,早就该红了。又一次,主演都红了。

除了他。

后来他也参演了不少商业大片。

《集结号》。

《十二生肖》。

《让子弹飞》。

一直处于“戏红人不红”的状态。

因为长相“吃亏”,拿柏林影帝前,出道20年的廖凡,只在三部电影担任过男一号。

《绿帽子》、《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白日焰火》。

但这三部片,一部让他拿下新加坡影帝。

一部让他入围金马奖最佳男演员。

最后一部,拿下柏林影帝。

2014年,高群书曾说演艺圈有一帮“潜伏者”。

他们既有潜力,又有神助,又尊重表演,在制片人眼里,他们不够有票房号召力,不够俗帅,演不上大电影的男一号。但他们,肯定是好演员。潜伏者最值得尊重。

第一个名字,就是廖凡。

他演过各种角色,而且游刃有余。

穷凶极恶的,有。

《像雾像雨又像风》,他是里面唯一的恶人。

得不到爱的人,就要毁掉。

这场强奸戏让观众恨透了他。

后来他的角色被干掉,观众的感觉是:

大快人心。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里,他演了一个“坏得极致、混到极致”的皮条客。

深情的,有。

《好奇害死猫》里,他饰演的小保安,爱上了贵妇刘嘉玲。

这是一个卑微的人,用10年的牢狱换来一场欢爱。

他站在阴影中仰望她。

阴影下的爱见不得光。

最终只能心碎和绝望。

连娘炮,也能演得有声有色。

不输前一部的冯远征——谁说他只能演痞子。

能刚能柔,戏路远非一般鲜肉能比。

廖凡一直对自己挺狠的。

拍《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时,导演刘奋斗的要求是,瘦。

拍摄地在广东,温度超过30度,抹防晒霜都没用。

他天天在海边跑步,每天早起跑上6公里,被海风吹的又干又瘦。

片中跟莫小棋撕扯、殴打的戏份,都真来。

一场两人吵架的戏,他急了,疯狂踢门。

导演喊了几次卡,他的脚都没有停下。

演完之后脱下袜子,血肉模糊,脚趾甲掉了一半。

拍摄结束之后,回到深圳买烟,卖烟的小姑娘一直看着他,很害怕。

因为他看起来像个暴徒。

回到家,爸妈也看出来:这孩子演傻了。

《白日焰火》是廖凡长久积淀以来的一次爆发。

廖凡曾多次表示,片中的张自力,就是当时的自己。

那会他刚拍完《建党伟业》,拍摄时从马上摔下来,做了8个小时的手术,身体内嵌入12根钉子,两年不能做大运动。

他已36岁。

躺在病床上,他整个人都泄了气。

“都这岁数的人了,结果干到这份儿上”。

这时,跟他从拍《将爱情进行到底》时,就是好哥们的编剧刁亦男,给他看《白日焰火》的剧本。

他觉得,片中的张自力就是自己。

“他不是一个警察,而是一个失败者”。

和前妻离了婚。

这只冤死的昆虫是他们最后一场性爱的见证。

同事被枪杀。

自己负伤,卸下警服,成为了工厂的保卫。

他不甘心,喝酒是常态,每日醉醺醺。

永远是工人调侃的对象。

张自力的整个人生都在走下坡路。

在读到张自力尾随吴志贞,回过头看到一串串脚印的时候,他头皮发麻,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失意者的心境是相似的。

廖凡为了最大限度的接近这个失意警察的角色,在一个月增肥20多斤。

拍摄前他去当地体验警察局待了半个月。

影片在东北取景。哈一口气,胡子上就结冰,穿再厚的鞋,站15分钟脚也变得冰凉。

他在那里呆了三个月。

有一场戏,他醉熏熏地躺在零下三十多度雪地里。

一个路人打开他的头盔,假模假样的询问了几句,发现他已经是神志不清醒的状态,回过头立刻把他的摩托车开走。

廖凡嚎啕大哭。

他说,在那时想到了自己的演艺生涯,所有的压抑都爆发了。

大哭是剧本要求的,但刁亦男从监视器中看到了这个画面,要求再重拍一次。

理由是:真实得有点过头。

还有他与桂纶镁在摩天轮上的对白。

你看到什么了?

白日焰火。

你现在告诉我,比你以后告诉别人好多了。

你什么意思?

让你主动一点。

太惹味。

必须说,廖凡的声音浑厚,但不浑浊,相反咬字清晰。

用网络流行语说:会致孕。

结尾的这场跳舞戏。

一开始连导演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跳,是和谁跳,要表达怎样的情绪。

廖凡豁出去。

他说:“这个人物在那里找到了发泄的出口。”

去年最好的银幕独舞之一。

廖凡的偶像是罗伯特·德尼罗,因为他觉得德尼罗不用“耍范儿或者耍酷”。

而是“用你意想不到的力量去打动你”。

圈里人都称廖凡为“戏痴”。

说他不是在演戏,是在“熬戏”——熬自己也熬对手,充满了韧劲。

《师父》是徐皓峰在廖凡去柏林前找上的。

徐皓峰特别喜欢李小龙,他找到廖凡,跟他说,“某些瞬间我觉得你有点像李小龙”,还说他心目中的“师父”就是长成廖凡那个模样。

廖凡的第一反应是,不太可能吧?

因为自己“什么功夫都不会”。

后来在导演的游说下,他“硬着头皮”去了。

入组后,廖凡看了大量李小龙视频,每天早上四点钟起床练功。

从早到晚,哪怕没有他的戏,也不回家。

练得膝盖和肩膀多处受伤,手指也被兵器砍伤,左手差点骨裂。

而且两个月没有碰荤腥。

他还严格“监督”演对手戏的宋佳。

宋佳进组第一天,就被廖凡“教训”。

等待开机的时候,一个灯倒了,热心肠的她要赶紧过去扶一下。

才回过头就看到廖凡瞪着双眼: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管这个?

在片场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是师父了。

距离第一次合作《好奇害死猫》快十年了,宋佳都还记得廖凡当时说的话:

咱们两个演着穷人,得瘦点,脸上不能太油光蹭亮。

于是他俩像傻子一样比着减肥。不吃饭,健身,游泳。

那是宋佳到目前为止最瘦的阶段,九十多斤,两个小胳膊像竹竿一样挂着。

她说,自己后来没再那么狠过。

徐皓峰对廖凡的表现非常满意。

原本训练时,他和廖凡约定:

电影如果拍的好,功夫就叫咏春。

打的不好,编个其他的名。

最后,片中我们看到的,正是——咏春。

电影里演过各式各样的形象。

生活中,廖凡却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的人。

他曾说,如果不演戏,他就会去从事一种“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工作。像是画画。

十年前,他面对记者抛来的问题,总要绞尽脑汁想怎么回答。

现在,他依旧直来直往。

他会在去柏林前的发布会上直言:“说不想拿影帝的演员,都是装孙子。”

《白日焰火》举行国内首次新闻发布会时,有记者问他:“最近是不是有很多广告代言来找你?”

廖凡说“没有”。

记者追问:“那你急吗?”

廖凡答:“还真没急,你替我急了?”——带着情绪。

除了演戏,他不喜欢谈论其他。

媒体每次都要追问他的私生活,前一秒他还面带微笑的回答问题,下一秒就郑重其事。

唯一一次在微博上发怒是因为父亲。

柏林拿奖之后,媒体最喜欢说的是他的坚持不懈。

他不同意,坚持是一个悲壮的词。

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中,其中一个混混说:

出来混,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是,你是为生活所迫,而我是喜欢干这一行。

廖凡也一样。

他不是坚持在演戏,他是喜欢演戏。

热爱自己的热爱,即使有泄气的瞬间,也是快乐的。

虽然现实和梦想总是会有出入。

但练出来的本事不会白费。

你看现在,随着观众吃腻小鲜肉,他硬邦邦的长相,反而成为优势。

很好。

廖凡接受《腾讯娱乐》专访时,曾毫不掩饰想拍一部商业大片的想法。

在Sir看来,迟早的事。

这是他应得的。

本文由金沙易记域名4166a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