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总把“帮忙”挂嘴边

作者:金莎娱乐官方网站

别总把“帮忙”挂嘴边。“帮忙”本是一个善意的词,朋友间互相帮助是人之常情。人活一世,皆非全能,总有需要别人帮忙的地方,特别是遇到困境时,雪中送炭的帮助,更能令人感怀。朋友帮一小忙,我回赠包烟或是小礼物已表感谢,朋友帮一大忙,我回请顿饭或是送份厚礼已示感恩。可朋友利用帮忙之由,索取金钱,还总把“帮忙”挂嘴边,到处宣扬,我就深感疑惑,这也算朋友间的帮忙,还是“帮忙”这行为也历经改革开放浪潮的洗礼,变得虚伪、务实和逐利了。

别总把“帮忙”挂嘴边。别总把“帮忙”挂嘴边。近来小店生意惨淡濒临倒闭,本已琐事烦心,可偏偏就冒出了那么一批朋友,嘴上唱着“帮忙”的曲调,到处散播我不尽情意坑害友人之言,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狗头铡伺候。我就纳闷了,实在应找个机会,去当面盘问这些朋友,你们到底是帮的哪门子忙!

别总把“帮忙”挂嘴边。朋友冯本是司机,在企业贪早摸黑的混了十几年,活干得不少, 硬是没有涨过工资。当初见我小店经营不错,便动心也想辞职出来闯闯。于是,冯携妻与我商议,鉴于我还有其他事业忙碌,实在分不出心来打理小店,便许诺了冯,让他入伙并负责管理小店。

且不论冯能力如何,只是小店经营日渐每况愈下,入不敷出成了惯性。我多次与冯交谈,望其转变经营思路,要缩减成本开支,要创造自己的特色,要推出新颖的产品。每次,冯给我感觉都像认真的听进去一样,但仍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管理。一回我恼怒得训斥了他,没想他妻子知道后就在微信上指责我,说冯只是来帮忙的,如果觉得不行可以让冯走。更匪夷所思的是,冯见小店经营已无前景后,约我商谈,表示他当初合伙出资金占的一半份额,是只享受利润不承担损失的,因为他是来帮忙的。我差点气得一屁股坐地上,这是我第一次领教了“帮忙”的内涵,也萌生了我对“帮忙”一词严重的抵触感。

冯在小店拿着可观的薪水,每日五小时的工作时间,每周随意调配的假日,是原本当司机不曾享受到的。我原以为,冯毕竟用实打实的银子来入伙小店,肯定会卖力将生意做好,怎想小店却成为他好吃懒做的避风港。在坐吃山空后,冯遇人便诉苦,打着“帮忙”的旗号,把入伙资金演变成了借款给我,将如何被忽悠登上我这艘贼船的故事,讲得凄惨动情煽人泪下。

相比较冯,朋友盛便显得务实和逐利了。盛是我金融界的朋友,在金融界人眼里是个人都能做朋友,因为每个人都存在可供他们逐利的地方,所以他们不会轻易去得罪人。盛便是如此,整天一副笑脸挂着,肚子里咕哝啥,只有他自己知道。

小店投资初期,我因资金紧张,便托盛办了笔贷款。盛很卖力,不出半月就把资金给我安排到位了。出于感谢,我除了安排盛晚宴娱乐外,另备了份厚礼给他。不想,隔天便有其他朋友传口信给我,表示盛比较喜欢“现实惠”的礼物,我一听便乐了,这以后可省去许多不必要的开销了,立刻便让冯去给盛送了个大红包。之后每年周转贷款后,我都会送盛个红包,怎想今年冯回来后跟我反馈,盛拿着红包嘀咕说,通货膨胀,物价涨得太厉害,收入却几年没变化,再下去汽油都要烧不起了。我一听便明白,盛嫌红包薄了,便又让冯再送了个红包给盛,又约他吃了顿晚宴娱乐一番。

然而盛知道小店即将倒闭后,连向周边我俩的共同好友抱怨,说什么当初是为了帮忙,才帮我办得贷款,他托了多少人情关系,才替我搞定的贷款等等,说现在我的店关了,贷款还不上了,单位要追究责任,把他给害了云云。我知道后,就差没打电话去骂娘了,盛所谓的帮忙都是建立在有金钱利益前提下的,这也算是“帮忙”?这不明摆着是等价交换么,盛用其金融圈关系替我办妥贷款,我支付给盛佣金。明明就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的市场交易,又硬是给套上了“帮忙”的外套,让我背上了甩不去的骂名。

其实小店从投资经营到关门歇业,于我而言,仅是场事业上的失败和挫折,亏损的可以努力再慢慢赚回来。未曾想却因此衍生了无数诋毁之声,硬生生得在我额头刺上了“小人”二字,流言蜚语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般扩散开,慢慢幻化成了确凿无误的真事,我额头上那代表罪人的刺青,终成了永难抹去的烙印。

现如今,“帮忙”一词只要传入我耳朵,便会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冷汗直冒,非得坐定喝几口热水,方才能恢复。我唯有暂别家眷,背井离乡疗养身心。奈何那些朋友仍孜孜不倦的把“帮忙”挂在嘴边,如宣唱口号般到处散播着。

偶尔深夜,我常静静思索,为何这群人不积口德呢,难道他们不担心以后生儿子没屁眼么?

本文由金沙易记域名4166a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