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前任3》我想说,国产性喜剧悄悄崛起了!

作者:见习情圣

新年一开始,Sir以为瞎了眼。

一部从片名到阵容到故事感……全都像大烂片的《前任3》,居然成了:

2018开年,第一匹票房黑马。

这匹黑马有多牛?

反正,上映才八天,8.37亿票房。

一路过关斩将,打败了已上映14天的陈凯歌大片《妖猫传》,当然,另外那些《解忧杂货铺》《二代妖精》《妖铃铃》……

更是被甩得连菊花都看不到。

这是一次爱情片的胜利?还是一次大烂片的侥幸?

Sir看了后,理解不少观众的“喜欢”,但仍想冒犯地说一句:

我,真的不喜欢。

但不管如何,必须认它一件事——

它铁定是中国首例,破10亿(猫眼电影预测20亿)的,都市爱情(性)喜剧。

《前任3:再见前任》

韩庚、郑恺双男主,生脸的两位女演员,于文文、曾梦雪,加上浮夸艳丽的海报。

老实说,卖相占不到票房啥便宜,包装水平三流。

可为啥爆了?

看完《前任3》我想说,国产性喜剧悄悄崛起了!。在Sir看来:它不高级,却胜在“某种真实”。

导演田羽生说:

我所有的素材

都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

就是身边朋友发生的事情

或者是我自己发生的事情

很生活?也许。

看完《前任3》我想说,国产性喜剧悄悄崛起了!。但“提炼”出的东西,真的好吗?

看完《前任3》我想说,国产性喜剧悄悄崛起了!。以下涉及剧透,请谨慎阅读

故事很简单,一句话概括:

讲了一个先分手、再放手看完《前任3》我想说,国产性喜剧悄悄崛起了!。的同居故事。

开头有点像《史密斯夫妇》,以一种交错式的访谈开场,节奏明快地交代了人物关系。

人物是两对。

第一对,孟云(韩庚)和林佳(于文文)分手了。至于分手原因,两人说不清,记不住。

这样的开场,直接就戳中了观众记忆:

新时代的爱情啊,短命。分手啊,草率。

没有家长反对,没有癌症车祸,没有劈腿小三,没有职场扬镳……

没有大理由,却有“小危机”。

男人觉得有沟通危机,女人烦,做男人太累——

“男人回到家,不想要另一个绞尽脑汁的战场。 ”

女人觉得有信任危机看完《前任3》我想说,国产性喜剧悄悄崛起了!。,男人花在家里的心思越来越少,女人要猜的越来越多——

“不管是物质还是心理,女人更在意的,不是绝对值,而是百分比。”

大理由可以谈判可以掰扯,小感受却无从言说,只能积累。

终于积累到,一个离家出走,一个提不起劲挽留。

第二对,是余飞(郑恺 饰)、丁点(曾梦雪 饰)。

余飞是孟云的好哥们,他紧随其后也分手了,分手理由倒是清清楚楚:

男的手机里炮友成群,女的貌似不知,其实早已一手掌握。

借着一次手机掉火锅的偶发事件,大家终于找到机会,把话摊开说。

你肯定懂,这种事一摊开,往往就真“瘫”了。

开场算抓得住人,往下看。

按主角台词的说法,男女分手分两阶段——

男的先放生,后回味。

女的先坍塌,后重生。

听起来,倒是蛮符合男女生理、心理特征。

所谓“放生”,当然就是男人把同居时想做而不敢做的,全都整一遍。

有所谓“集体团战”。迪厅、沙滩、赌场,各种飞。

有心照不宣的“小团战”。约,还不是一般的约,口味很另类……双胞胎。

“那万一喝大了,搞混了咋办?”,两个死基友不答,相视一笑。

这放生,放得够野吧。

与此相比,第一阶段的女性就惨点。

初分手时反应略慢,没法从情伤中一下子出离。

“坍塌”,既是生活习惯的坍塌——不得已要找出租屋,买简单家具,什么事没男人帮手,只能亲力亲为。

也是一种被迫陷入孤独的心理坍塌——工作无心,茶饭不思,找闺蜜陪伴也都是吐苦水,一不小心喝大,还打电话骂前任……

其实从这开始,Sir已经发现了本片的“另类之处”:

它不像那些伪装童话的爱情烂片那么虚伪,分手只有痛,反而胆大地揭开了很多现实案例中,最后一块“下流”的遮羞布——

性。

把“性需求”变得这么急吼吼、明晃晃,还真是大银幕罕见(网大网剧是有不少)。

发现没,这前半段的电影,与其说是在聊感情,不如说是一次中国夜店生活全盘点:

线下,蹦迪是约炮用的,趴体是约炮用的,还有专门给公子哥、富二代组局的ktv妈咪,当然也是约炮用的;

线上呢更方便,有专门混迹微信群的泡妞专家,人称“微信群魔”,还兼职帮忙测试已婚妇女是否忠贞……

都是兄弟,调戏嫂子这事,我常干。

混夜场的男人当然没名字,全都是“高手”代号:

北城建设路一哥,擅长以歌会友;

南城九眼桥双刀,擅长算命推理;

东城猛追湾三少,拳霸天下。

两位男主角,开始脱掉了正经的职场套装,进入如鱼得水的欢场,虽然没有直接的上床戏份,但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玩的尺度很大,很high。

真实吗?

现实里存在。但这种“真实”在电影中,有着奇怪的错位感。

从此处开始,Sir也就忘了爱情,把它当成一部“性喜剧”来看。

谁知过不久,主线居然又回到“爱情”上,进入了男女分手的二阶段:

性放纵多了,男人也空虚起来,开始了“回味”。

回味的与其说是爱,更像是人到三十后,对稳定同居生活的某种依赖(电影非要说这是爱情,那就算吧)。

有回味,自然就想挽回。

可电影里的两对男女,都很像现在的年轻人,把自尊心看得比什么都大。

丁点喝醉给余飞打电话,第二天便悔得不行,大叫:“崩了崩了,心态崩了!”

孟云关心林佳,却不想让对方知道。连送个药都要托人,生怕丢了面子。

四个人,独自一人时各有各的心痛,但死也不想示弱。

回味,遭遇了不示弱,不示弱就是僵局,而僵局久了,女人就“重生”。

不要以为重生是什么高级词……其实一样。

仍然是各种趴体各种局,各种酒会各种试探,区别在于,男人主动,女人被动。

男人身边的小野猫,换成了女人身边的小狼狗

接下来一样,玩着玩着也没意思了。

这时真正的新人,开始在男女的生活里各自出现。

电影里又适时地抛出一句“真理”:

“很多人在一起,不是喜欢相处,而是害怕孤独。”

故事就说到这儿吧……

因为已经没爱了,看穿后,只剩下应付寂寞的妥协了。

可能,还剩一点点……但对比前半段的荒淫,尤其讽刺:

在欢场中浸淫很久的男主,突然悔不当初,变成了纯情的至尊宝。

最后,影片用“成长”做结尾,仿佛为了拨乱反正,营造一种覆水难收的遗憾。

成长是一个很痛的词。

当你成熟了,你不一定会得到什么 ,却一定会失去一些东西。

好吧,一次下流的欢场之旅,终于以貌似正经的人生感悟收了尾。

这就是Sir不喜欢的原因。

和这个观众的感受一样——

笑不出来……男性创作者自以为理解这个时代的三观崩坏的坏。

Sir觉得,它确是从“某种真实”出发,发觉了时代崩坏的些许痕迹。

却没心没肺,毫无忧虑,只顾自high。

为什么Sir要说“某种”?

因为以往的爱情片,主要拍一种人,朝九晚五的人。

上班下班的单身人,心里藏有一份对爱的向往,未来追求结婚生子,大团圆。

但这部《前任3》,拍的是另一种人,晚九朝五的人。

再联系到票房大爆的现实,这就有点可怕了:

在我们的爱情片,性,正变成一种越来越普遍,也越来越便宜的资源了。

从第四代谢晋的《芙蓉镇》,到90年代陈可辛的《甜蜜蜜》,再到几个月前《我的前半生》,选择与变换伴侣的速度,以十年为期,呈加速度变快,但爱始终还是重要元素吧……直到《前任3》。

男主分手后,几乎是立刻,就开始了猎艳的过程。

呵呵,职场节奏飞快,生活节奏飞快,连带着射精节奏也加快了吗?

请别误会,Sir当然不是一个道德卫士,羞于谈性,耻于谈性。

但如果谈性,仅仅是性本身,那也太无聊无趣了。

好电影,性永远不止于性。

《迷失东京》里,性是疲惫和孤独的证明;《大红灯笼》里,性是对权力的挣扎与反抗;即使与《前任》气质相近的《宿醉》,性也没有如此大张旗鼓,欲望的放纵后,它也承认这种极致狂热扑向的,是一场在你生命什么都留不下的虚空(最后需要通过照片才能证明自己干(活)过)。

Sir承认。

这是一个性资源匮乏的时代。

——其实不是匮乏,而是分配不均。

这也是一个“性节奏呈加速度变快”的年代。

但仅仅于此,我们就急于下意识地吼“爱情短命、伴侣无用”

电影最终,给了一个连Sir也不信的答案:重头开始,总结失败经验,珍惜新人。

这种突然正能量的浪子回头,与去年同期上映的《情圣》简直如出一辙。

同样的,这也是一部性喜剧。

同样的,《情圣》在当时票房也大大好于预期(大卖六亿)。

或许是Sir老土吧,是无法真心喜欢这种片,这种提炼走调的“真实”。

也许你不虚伪,但粗鄙了。

也许你不做作,但俗艳了。

是不是像《甜蜜蜜》,那种曾被珍视的、相濡以沫的爱情,如今更像一个不合时宜的矫情笑话?

Sir不知道。

但Sir敢肯定——

假如随着《前任》等“性喜剧”崛起的,国产爱情片趋之若鹜下三路,主角全是小野猫小狼狗。

我没法说这是一件好事。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伍迪爱伦坡

本文由金沙易记域名4166a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