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是老得可以和18岁聊聊

作者:见习情圣

图片 1

我终是老得可以和18岁聊聊。18岁君:

我终是老得可以和18岁聊聊。若你能读到这封信,请先不要惊慌,不要失措,更不要直接将其揉成团丢在你满是卫生纸的纸篓。嗯,我知道是鼻炎的缘故,你不需要更多的说辞。

我不知道此时你处在十八岁的哪个阶段,因为这封信是在岁月里穿梭的,所以能收到便是最好的,要求不能更多。我便当作你是在那个你现在深恶痛绝的封闭囚笼里上得晚自习第三节课。正是最闷热、最烦躁的时间,你不想看书,可以有时间有闲情读读这封信。

首先自我介绍吧。告诉你一件不要太吃惊的事情,我们之间的DNA相似度是百分之百唉,同卵双生的亲兄弟都没我们之间这深厚的血缘。当然,你不要因此脑洞大开的以为父母是隐藏富豪、隐秘科学家、政府间谍之类的啦,我用了七年的时间没有发现丝毫的迹象,所以还是本分的做你的高三生,扑街在高考这项伟大的事业上吧。

嗯,开个玩笑,不要生气。虽然我们之间本应是足够熟悉,尤其是我对你。只是这份陌生的疏离还是在提笔的那一刻变得很清晰,于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若是尴尬了,请以少年对大叔的礼貌稍作忍耐。我也说回正题,我便是七年后的你。

我知道我这样的交流不是你惯常的风格,只是我们本该熟悉,却只能如两个保持社交距离的成年人先寒暄于此。我没有我以为的对你记得那般清晰,而你更是看我陌生得太过出离。

我终是老得可以和18岁聊聊。只是你已成年了,应该要有承担一切莫名的好与坏的勇气。当然我知道你是没准备好的,这不能怪你,便是现在的我又能有多少担当。我们的代沟在心理层次上应该还是小溪,这便于我们的交流。只是你大概无法接受,尤其是在其他各个层次,我与你想象的差若云泥。

以过来人的身份的说教是你这个年龄最讨厌的事情。十八岁,总有无限可能,总有大把时光。而我现在却是如个糟老头子。只是你还是渐渐成了我,你所不喜欢的我。所以,我们应该谈谈。

高三便不去说了。因为我早忘了当年的考试题,这封信里对你最大的诱惑就这么没有了。所以还请你不要对我太过羞怒。我想跟你提一句玄幻小说简直是稀烂无比,不要去读。但你毕竟还是刚经套路,那几年的书还可以一读,所以不费唇舌了。

大学,嗯,这是我最羞于提起的。你对大学所有的憧憬与期望大概都是彩色的,泛着光。放飞了自我,搭着梦的翅膀。虽然你的憧憬与想象大多来源于班主任成天念叨的那一句无人管束的向往。

我知道你期盼着到了大学,离父母也远,而若是没有老师管束,以你撒泼的性子应该会成天的泡在各色网络小说里,不食、不眠。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做到了。大学真的少有人会管你,你是学生但也是成年人,所以你尽可以做你的事情。只是,你可能不清楚这般的代价并不低。

我终是老得可以和18岁聊聊。你最长的记录是两个周没出过宿舍楼,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通红着双眼,并以此津津乐道了好些天。此时我已想不起那两周你看了多少本小说,那时你看书不是论本的,下载到手机里后便是以兆论。二十兆?我忘了,但手指是疼的。

那时你真的不觉得这是一种浪费,虽然现在我想起来那么心疼。你不去上课,很少参加活动,于是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上下五千年的少年变作废宅并乐在其中。你总说时间还有,你抬头总扫着身边也甚少学习的同学。大学,就是要玩。这个理念深深植根于你的每一个念头,或许要怪那总碎碎念的班主任,但还是你自己的原因。

玩是可以的,大学确实是要玩的,只是换一种玩法。多出去走走,四处溜达溜达。到的地方多一些,运动多一些,很多时候观念想法便不会总是囿于一处,你大概便会早一些不再沉迷那只是快餐,适合偶尔一读的书。

我知道你是很难相信有一天你也会厌烦于那些书籍。但就如你现在喜欢吃麦当劳肯德基,恨不得能当做饭吃。于是,我吃了太多,现在偶尔想起都懒怠吃。那些书,留下的快乐太少太稀薄,现在我努力的去回忆去抓取,却是空白居多。

你大概难以体会我现在的心情。若是我能随着这封信穿越时光,你先看到的会是一双熟悉而陌生的手,然后这双手不会紧紧握住你的手似红军会师般激动,它会立马揪起你的耳朵便不再撒手。你也不需哭天抢地,作揖求饶。我是知道你的,多年的应试教育下,你早已是一个抖M,有人规劝你是痛并快乐的。

学习的事情上,你岔路岔得太远,一度无法回头。大学二字,你怎么就把“大”引申为自在,把“学”丢在了沟渠。没有人说大学不需要学习的,大学反而是最需要也最适宜学习的。五年的大学,你唯二去过图书馆是为了上网,我此时想来真是牙也痒,手也痒。

图书馆,多少的故事是在一个午后或晚上,柔柔的光里那素不相识的眼神的邂逅。我知道你此时的三观还是一个应试教育下标准的小镇青年,拘谨、不自信,略有猥琐。所以你该做的是多参加活动,多出去玩,然后来图书馆学习,等待那一份邂逅。如果没等到,只是你去图书馆的次数不够多,不够早,离开时不够晚,没有其他因由。

这是一个如此自然、美好而又一举多得的事情。顾全了学业,还可以砰然得心动。只是你都做了什么?

你唯一在全院的大会发言并由此做到全院知名,是作为作弊悔过分子出现在教育大会上。这件事情以当时的你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不周山倾。你的三观破灭重塑大概便始于那个时候。只是以我来说,是件好事。起码,你开始看书了,专业书。

你的关于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的思考觉醒得有些晚了,以至我现在不时还一阵迷糊。但这是个问题,却不是你一直抗拒自己专业的理由。你是没有勇气跳出自己专业的,你知道你的技能点奇低无比,又天然畏缩生活的改变。

所以当你第一次以不想从事自己专业为借口懈怠自己时,请注意,这是一个不可踏进的深渊。我挣扎了许久还困于岸边的泥潭,你便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起码把该学的学好,然后可以考虑以后的问题。否则,你是没有资格的。更不必说,我还在专业里,只是要补上你拉下的东西。

大三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因为大四便算是离开校园,见习、实习了。所以这个时候你感觉自己状态有问题,学的知识不够牢固,我是有一个好推荐的。你大抵想不到有一天你会去当老师,支教老师。

这是你慌不择路的一个选择,却是你这七年里不多的好的选择里最正确的。高考后选专业时你纠结了许久,老师是你第一个排除的专业。你的性子到了今日还是时有急躁,所以老师你确实当不来。只是支教老师又不同,山里的老师又不一样。

这样的历程,与其说是教孩子,不如说是你自己的领悟与成长。我去的时候年龄大了,阻力也是甚多,呆得时间只是半年多,短了。至少该一年的。但便是如此,也明白一些,懂得不少,起码正视自己多于逃避。你总说时间还有,便拿出这一年吧,很值得。

大五那年你没有考研。你云淡风轻的作态,其实只是过于自卑,过于不自信,过于放弃。这其中有许多原因,作弊的处分带来的留校察看影响着学位证,稀疏的知识总是无时无刻提醒着每本书都不是复习而是预习。这些是部分原因,也是我苦口婆心的说了前面许多话的原因。

我希望你能避开这些事情,有一个能记得清晰些的,彩色一些的大学。只是若你还是踏着历史与性格的惯性走到了如上的地步,你还可以做到一件事情来改变大学最后的轨迹。不要太看轻自己,不要轻言放弃。

你的自卑看似充满理由其实是毫无缘由的。你只是习惯了用借口掩饰自卑,用自卑固涩自己。这类似于掩耳盗铃,是无用的。我不留情面的点出,是你总陷自己于这般境地,现在的我也偶尔如此。这,是共勉吧。这时的你,与我相差不离。

其后没必要再说了。我是想写些轻松愉快的事情的,只是似乎没有许多。少年,你把你之后的七年折腾的乌烟瘴气,所以我中年油腻大叔的身份你便生受了吧。

我知道这封信,本质上是违背因果律的。若是没有这七年每一步的行将就错,我又怎会在今日这般高屋建瓴的挥洒这许多?若是时空确实因此有了扭曲,你不一样了,那此时的这封信便该早已消失。只是,我还是写下了。

我欠你一个交待,一个五彩的大学,一个昂扬的少年,一段时间总是还有的光阴。我心存侥幸,希冀于这封信完结时,千亿万分之一的概率它会进入刚好差了七年的平行时空给到你。而若是这件ρ≤0.01的事件没有发生,也是应有的祭奠。今天朋友圈的刷屏之后,我知道晚上你是要托梦的。

十八岁,若命运拐个弯,我不介意消失于此刻。

若你安好

小白二十五

2017年12月31


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训练营第二十篇

本文由金沙易记域名4166a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