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龄:得了白玫瑰,亦念红玫瑰

作者:见习情圣

翻开聊斋,满目皆是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爱情故事,通读全书,我对蒲松龄愈加怀有念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怎么会写出这么多摇曳多姿、风情万种的爱情故事,难道他是情圣转世?亦或是清朝版国民老公,换女友亦如换衣服,万花丛中过,片片不沾身么。

当我戴着白手套打着照明灯在积满灰尘的档案室查阅蒲松龄的档案时,大痴一惊,蒲松龄和如今的三千万单身狗一样,年轻时差一点要不上老婆,打一辈子光棍。

蒲松龄自幼和大多数励志成功男士一样,有个破败的家庭。父亲是一个小商贩,但缺乏经商的基因,生意不是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而是越做越小,以致供小蒲上学都是问题,由于家里穷的叮当响,所以一直没有媒婆上门提亲,单身了十八年后,终于有一刘老头慧眼识才,觉得蒲松龄是个潜力股,将女儿许配于他。洞房那天晚上,蒲松龄对着妻子刘孺人说:“老婆,我一定会努力考试,高中状元,而后再风风光光的给你补办一场世纪婚礼”。刘孺人娇羞的低下了头:嗯,我相信你,我等着。

婚后的蒲松龄更加努力,婚后的第二年,也就是蒲松龄十九岁的时候,连通过县府道三级考试,毫无悬念的成为一名秀才,并且得到当时山东学政施闰章的赏识。这时的蒲松龄不是急着售卖自己的秀才宝典,也不是忙着代言小神童学习机,而是和几个秀才组成一个诗社“郢中社”,这个诗社不像黛玉组成的海棠诗社,每日饮酒赏花消磨时光,而是每日与同辈中人精研学问,探讨八股文的写作步骤,交流考试心得,争取三年后高中举人,而后再努力努力搞个进士。

本以为努力几年就可以给她一个幸福的家,但三年复三年,所望尽虚悬蒲松龄:得了白玫瑰,亦念红玫瑰。,考了一次又一次,蒲松龄:得了白玫瑰,亦念红玫瑰。蒲松龄:得了白玫瑰,亦念红玫瑰。次次都差那么一点点,但蒲松龄拥有一颗坚强的心,失败了就从头再来,午夜闻鸡后,死灰复欲燃。但他毕竟是一个已婚的男人,抬头看月亮的同时还要低头看看所需要担负起的责任。看着家里摇摇欲坠,三级地震就可瞬间倒地的三间茅屋,蒲松龄不由得长叹一声,留下妻儿老小,独自一人到乡绅家里设帐教学,补贴家用,这一教就是三十年,对他来说,这三十年,是风、是雨、是孤独、是寂寞。

分居带蒲松龄来的是孤独寂寞,但对妻子而言更多的是生活的负担。蒲松龄这样描述妻子的日常:一庭中触雨潇潇,遇风喁喁,遭雷霆震震谡谡,狼夜入则埘鸡惊鸣,虽困穷寂守然不肯废儿读,刘氏食贫节俭,瓮中颇有余蓄。

蒲松龄:得了白玫瑰,亦念红玫瑰。家中房屋破陋,到了下雨天不得不到院中避雨,辛辛苦苦养的几只鸡,都被狼毫不客气的叼走,但刘氏宁愿一件粗麻衣穿一年四季,一天只吃两顿饭,也要供孩子上学堂,面对温柔体贴,持家的妻子,蒲松林内心无比感动与愧疚,妻子去世后,连写六首《悼内》,摘录其一

二十年来雪满头,挑灯犹自散牙筹。

旦陈簪珥情难已,时检仓箱涕欲流。

始信人生真有死,悬知僵卧已无愁。

泉台若复能知识,千载团圞正未休。

读来真是让人感叹蒲松龄对妻子的愧疚与怀念。

但仔细考察蒲松龄写给妻子的诗文,却发现一个问题,这些诗都集中写于60岁之后,长达40多年的感情生活,却和一张A4纸一样干干净净,难道之前的旺盛精力都花在挣钱养家上了么?没有时间给妻子写写情诗,制造些小欢乐?这很是让人费解。连老实人杜甫都曾给自己的妻子写过几首情诗,比如: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难道蒲松龄真是一个不懂风情的书呆子么,可书呆子怎么会写出那么多引人入胜的爱情故事呢?相濡以沫半辈子,达到银婚级别,却没有几首像样的情诗,这可是评不上模范夫妻的。

蒲松龄虽没给妻子写过情诗,但不代表没给其他女人写过。文艺青年虽然可以接受眼前的苟且,但无法忘却诗和远方。31岁那年,蒲松龄应江南宝应县县令孙蕙之邀到府上作幕宾,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走出家乡,也是唯一一次,此次经历让他怀念一生。某次宴会上他对歌妓顾青霞一见倾心。顾青霞时年不到十五岁,正是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一个是喜爱唱歌,吟诵诗词的妙龄少女,一个是热爱文艺,怜香惜玉的中年大叔,互相倾慕的爱恋在两人中间燃烧。

为了满足顾青霞吟诵诗歌的需求,蒲松龄从万余首唐诗中誊录出既符合香奁内容又适合吟诵的百首诗歌送给顾青霞。“为选香奁诗百首,篇篇香调麝兰馨。莺啼啭出真双绝,喜付可儿吟与听”。

我想把我唱给你听,趁现在年少如花,花儿尽情的开吧,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芽。

顾青霞不仅貌若天仙:眉如新月鬓如云,风情万种:颤颤如花,亭亭似柳,嘿嘿情无限。恨狂客兜搭千千遍,垂粉领,绣带常拈。也是个十足的文艺青年,喜欢书法:书法欧阳画似钩,喜欢诗歌:佳人韵癖爱文章,日日诗成唤玉郎。喜欢吟诵:吟调铿锵春燕语,轻弹粉指扣金钗

但蒲松龄只是个穷教书先生,没能力拿出足够的钱赎买顾青霞。他们的爱情虽如七宝楼台,绚丽多姿,但终究是空中楼阁。不久后孙蕙即纳顾青霞为妾,蒲松龄也不得不离开。一分钱不仅可以难倒英雄汉,亦可分开有情人。男人努力挣钱的意义即在于:分手理由可以千千万,但不可以是因为没有钱。

虽然被迫分开,但蒲松龄对顾青霞念念不忘,顾青霞病逝后,他写诗悼念“吟声仿佛耳中存,无复笙歌望墓门。燕子楼中遗剩粉,牡丹亭下吊香魂。

蒲松龄的感情经历直接投映在了聊斋志异的创作中。聊斋中的女性大概有两种,刘孺人型,吃苦耐劳,持家理财,相夫教子,是贤内助,如“卸妆入厨下,刀砧盈耳矣。俄而肴胔罗列,烹饪得宜。”另一类是顾青霞型,风流旖旎,娇波流慧,细柳生姿,浪漫多情。《连锁》中的连锁:“每于灯下为杨写书,字态端媚,又自选宫词百首,录诵之,使杨智其秤,购琵琶,每夜教杨手弹,不则挑弄弦索,作‘蕉窗零雨’之曲,酸人胸臆,杨不忍卒听,则为‘晓苑莺声’之调,顿觉心怀畅适。

如果把刘孺人比作白玫瑰,那么顾青霞就是红玫瑰。对于蒲松龄来说,刘氏是妻子,懂得持家理财,相夫教子,而顾青霞则是知己,翩翩蝴蝶,鹂鹂黄莺。对刘氏的辛勤付出更多的是感恩愧疚,而对嫩柳娇花的顾青霞则更多的是精神的爱恋。

张爱玲看到蒲松龄的情感经历后,曾写下如下感叹: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本文由金沙易记域名4166a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